關於部落格
  • 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昨日已在指尖溜走


(一)

中學時期初讀三毛的文章,就深深地愛上了,內心深深的觸動無言可喻。每拜讀她的作品,這種內心的深觸總伴隨而來。這種內心的深觸,每每混亂了自己,恍惚著前生今世的言說---目注靈魂脫離開軀體緩緩升起,直直墜入撒哈拉之心!這種直直深入的感觸至今存在苦労しろ?オセロじゃねェ!

《紅樓夢》一書是三毛一生的最愛。記得三毛曾說過,《紅樓夢》一書是她一生一世要讀的書。由此可見,《紅樓夢》一書在她心裏的文學評價是極其高的。但我更願相信她本人靈魂與此書某些的共鳴。她也極喜愛加西亞。馬爾克斯的作品。馬爾克斯書寫的文字中隱約顯現的悲天憫人情懷,竟是把兩顆心連了起來。三毛把馬爾克斯著的《百年孤獨》與《紅樓夢》並列,可見她對馬爾克斯作品的欣賞及對馬爾克斯的喜愛3年

我是在中學時期初讀三毛的文章,開始接觸初讀《紅樓夢》。

記得那時,父親也喜愛閒暇無事拿本書看看的。因而時常見屋外的石凳坐這父親微屈的身影。每到開飯時間,要響響的叫上幾聲才回過神來。也就因為父親喜愛看書,因此家裏的閣樓上也是有很多的雜雜的書堆積著。這為我今後的喜好提供了最初的管道厚化粧のオバサンは よく喋る。母親是不愛看書,也沒空餘時間去看。每次看見她的身影,更多是在廚房忙碌著。父親看書她總也看不習慣去。耳朵裏時常有母親的嘮叨:看書看書,只知道看書,這麼大年紀了,難道還想去考上大學啊。那時,我和姐姐除了可以看學校發的功課書和一些作文選集之類的外,母親是不讓我們看這些課外書的。她也有她的道理,認為那些小說描寫的情情愛愛,看了會移壞了性情,就沒心思讀正經的書了。那時我母親認為除了學校分發的與學業有關的功課書外,那些描寫男女的情情愛愛的書,都是屬於不正經的書,不是我那個的年紀該讀的書。母親這樣的觀點,在後來我們都步入社會自食其力後,也沒言語了。

回憶那時,儘管母親不讓看。我總是有著各種的法子偷偷地看——在家做功課時就把小說壓在功課書下看——學校上課時也把小說放在裙子裏看。看的書很雜雜的,什麼書都看:如國內的《激流三部曲》《嶽飛傳》《楊家將》《康熙大帝》《水滸傳》《三國演義》《唐史演義》《三俠五義》《紅樓夢》還有瓊瑤寫的一些言情小說等;國外小說《飄》《白與黑》《悲慘的世界》《戰爭與和平》《簡愛》就是那時看的。雖然當時看的一些書不能完全理解,內心也是極大的感觸。還有童話的《安徒生童話作品》《格林童話》《金剛葫蘆娃》這些也都是看的。那時我身上沒錢。記得母親也從未給過我們零花錢,也就沒錢去買書或是租書看。托父親的福——這些書都來自父親閣樓的書堆,無需花一錢この日の晩はわ

後來又迷上了金庸古龍的武俠小說,閣樓沒有的書就拿有的去跟同學交換著看。看好了在交換回來。那是段匆忙又歡樂的時光。書本上的人。物帶給我內心極大的滿足與快樂。這種心靈上的滿滿感應是別物無法轉移的。

樂極生悲。記得有常話: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因此,我也有過兩次上課偷看被老師抓住給沒收書本的記錄。記得當時被沒收的兩本書都是古龍著的武俠小說《天涯明月刀》和《多情劍客無情劍》。還是跟同學交換來的,是同學的書。回想當時的那個急啊,急的眼淚都出來了,偏偏又說不得的不敢說。這事就一直擱在心裏難受著牽掛著盼望著。直到學期結束,老師把書還給我,提著的心才放下來。現在回想下當時不敢跟老師要回書原因——擔憂著老師會不會去告訴我了母親。哪里還敢去要書,祈盼著老師不說就很感激了鶏の味噌チーズ焼き

(二)

回憶少年時光是美好的。但憶起少年時期的夢想卻是殘酷的。每一個年少的夢都是美麗的,理想的,純粹的,卻也是脫離現實的。脫離了現實的理想,所以才叫夢想,一個懵懂少年的偉大的美夢彗星も いろいろ...

既然是夢,那麼夢最終會有夢醒的時日。到了夢醒時分,若能美夢成真,那真是窮書生榜上中狀元,人生一大極樂事。只見搖頭跺腳拍手感歎:人生至此,夫複何求,夫複何求啊!而美夢真能成真麼?有,你又能說出幾鈡呢?現實中,往往要人們去接受的是隨著美夢的驚醒而伴隨著來的清晰認識,是那極其冰冷無情的殘酷。接受事實,承受打擊,這是就你人生跨步旅程中最初的坎坷,亦是最初的磨練。

憶當年,邁著沉重腳步出了學校的大門。告別了懵懂的做夢時代。告別了一張張幾載同窗可親可愛的臉孔。心懷著一腔熱情,義無反顧地奔進那一片花花綠綠的人海へびふんだ

今日,再次站回原點。展現眼前的是——春天又來,花兒又開,人又相逢,學院的大門再度重開。幾年的離別,再度重逢,大家都表現出極度高昂的興奮情緒。在一片喧嘩的熱鬧中,熱情的擁抱,刨根問底的關懷,顯得是那麼的不自然。“我老公是某某某公司的老闆。”“我先生現在是市局裏擔任某某要職了”“哇,你的包包真好看,很貴吧”“是的,這是我老公上周從國外帶來的LV,是限量版的。”“你的衣服真好看,哪兒買的”“這是Prada的”——高分貝的聲音傳入耳膜。默默地掃過一張張神情自得裝扮的珠光寶氣的臉。這是我曾經的年少的夥伴麼?我努力地在腦海裏搜索著。卻是再也找不到當年那份純淨的心懷。感到胃在抽搐,疼痛如絲生長。我想去微笑的臉,卻做不出來迎春花開靜悄悄。腦海裏兀然響起崔顥的《黃鶴樓》來: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胃抽搐的更為猛烈,疼痛陣陣襲來動物のお医者さんへ。我強忍住淚站起,帶著歉意先行告別。穿過曾經是黃泥鋪地而今綠茵一片的操場,大步離開了校園。一陳涼風吹過,伸手攏緊外衣,也攏住了千絲縷縷的哀愁----似對曾經逝去的時光,似對往昔可愛的笑容,又似對今日的相逢口角泡を飛ばすま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