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爱花的母親

爱花的母親

偉大之人的生命,軌跡也許都相似,普通人的人生卻各有各的平凡與真誠。

有人說女人是上帝投向人間的精靈,因而我時常思忖,生命原本已經足夠偶然平淡,為何身為女人的她還甘願活得的那樣波瀾不興。我曾經執拗地認為這個社會真正的半邊天,應該富有花木蘭的魄力,柴契爾夫人的手腕以及宋氏三姐妹的謀略。那些或活躍於政壇睿智從容、指點江山,或是混跡於商海八面玲瓏、左右逢源的女性才是真正巾幗不讓鬚眉的時代精英,才是真正堪稱擎起社會半邊天的脊樑!因而我覺得她應該算是那種平凡到不能再平凡,普通到不能再普通,非常謹守“婦道”的“小女人”吧。

小女人很愛花,她喜愛那種開得熱熱鬧鬧的花:豔溢香融的菊花,風姿曼綽的月季……因為家裏的幾次喬遷,都無奈香消玉殞了,有幸存活的只是些生命力頑強的“仙人”(仙人掌、仙人山…)們了。記得第二次搬家後不久,弟弟便出生了,弟弟體質不好,時常生病,父親為了支撐拮据的生活,做了很多諸如賣魚的小買賣,後為解決日益龐大的開銷被迫和親戚遠赴國外做勞工,就這樣,主管田地教養子女的重擔自然落在小女人單薄的雙肩上了。那是我讀學前班,弟弟被寄放在姥姥家。每天小女人都要在淩晨2點左右起床騎單車奔赴5 裏意外的田地幹活,中午再頂著炎炎酷暑回家為我做飯,除此之外就是看看那些她摯愛的花花草草,有時實在忙不過來,就帶上饅頭和白水,卻從不捨得買一根她愛吃的麻花……經過如此這般辛勤耕耘,家裏整整15畝田地,她沒雇傭一個勞力幫忙,全憑自己自己風裏雨裏、披星戴月地一直忙到秋收結束。可小女人畢竟是柔弱的,糧食收完了她也累病了,長期的作息不合理飲食不健康致使原本完好的胃黏膜出了問題。那幾年對她來說是一段嚴酷的考驗,但那些她精心陪護的花卻從未因少了她的眷顧而萎謝殘敗,反而有幾位別具“仙人風骨”的“仙人”們還捧出了幾朵誘人的小花!

就在我高考前夕,小女人又放下家裏的花草來學校陪我度過艱難的魔鬼訓練,在精神上為我注入鮮活的動力。可小女人畢竟是小女人,她不能過沒花的日子,一天她從市場上搬回一盆“仙鶴來”,嬌俏潤的花瓣、玲瓏有致的葉脈,只瞧上一眼,內心便湧起無限的馨暖與舒怡。雖是一束柔嫩的小花卻被她照料的活色生香,我認為她嗜花成性,後來才從鄰居阿姨那裏得知,那是母親特意為我買來疏釋壓力的。每當午夜於案牘前勞行之際,我都會抬首一望那抹伶俐溫婉的燦紅……就這樣,在那綿長的150幾個寂寥冬夜,我的情感與思維都伴著小女人的小花忘情舞溢出最澄明的童話。我時常回想倘若沒有那愛花小女人的陪伴,我是否還會順利的走下去,縱然走下去,如果沒有她的無言關愛,最終的結果將會如何演繹?

荏苒的光陰在指間悠然逝過,而今終算理解小女人愛花的品性是出於對生活的熱愛。或許她只不過是上帝無數花草精靈中挺普通的一束,生活除了磨難並沒給她帶來過多的幸福與滿足,但她卻可以在困苦與艱難中種下希望之花,無論在何種環境都會在寒冷之夜靜釋香凝。也正是在這時,我開始動搖曾經對於“半邊天”觀念的闡釋,開始傾心體驗小女人那蘊於平凡的超凡境界。

暮春的一天,我和小女人一起去補地裏缺苗的豆子。蒼茫的大地勾勒出她清晰而生動的輪廓,我在每個苗坑裏都認真細緻地拋下一粒豆子,小女人見了立刻糾正我說:“你這樣做不對,只放一粒豆子根本保證不了成活,這和你念書是一樣的,相同的時間,相似的環境,付出的比別人少難道你還指望獲得理想的回報嗎……聽了小女人的話,我很不服氣的回應道:“付出與回報哪有總能成正比,就算你放那麼多粒,萬一也長不出苗,還不是損失更多?”語畢,我得意地哼笑兩聲,小女人看看我接著搖搖頭,一面又繼續放她的豆苗,最後她沉靜地說:“我可不那麼想,沒有誰因為怕失敗就不願為成功投資,冒失敗的危險獲得成功會更有意義,如果真的不出苗,我會遺憾當初怎麼沒再多放幾顆豆子……”瞬間她的一席話語婉若一縷流風將我的思緒帶向迢遙的遠方,我埋首看了看豆苗,內心卻一時激起千層波濤,此起彼伏地在靈魂深處頻頻暗湧。不得不承認日常生活中,當人們的付出與回報構不成正比時,大多人都在抱怨:“早知努力附水東流,還不如坐以待斃!”那些不幸殺羽而歸而歸,憤然解甲歸田的更是比比皆是。試問芸芸眾生有幾人有勇氣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又有幾人能真正做到“再多放幾粒豆子”?

秋天本該是一杯盛著海藍雲霞的香茗,可那年的秋天對小女人來說卻是晦澀的。她的兒子出車禍被送進醫院,血淋淋的場景依然觸目驚心。那天她剛剛修剪過那盆燦漫的九月菊。她在醫院陪兒子度過沉重的危險期,那是倍受煎熬的五十幾天。在兒子身體無礙住院靜養時,她想到獨自在家的我,由於突然的打擊一時難以承受,她患了很嚴重的咽炎,電話裏她幾乎發不出一絲聲音,我暫態理解了一個母親在兒子命懸一刻之際她內心的絞痛與掙扎,我強迫自己忍下淚水去安慰她……嬸嬸去肇事者家中協商賠償,才得知他的境況也不樂觀:,上有父母,下有兒女,妻子還患有間歇性精神病。當小女人瞭解這些細節後,她輕輕的對嬸嬸說:“我看還是算了吧,只要我兒子健康完好,我就別無他求謝天謝地了,這些醫藥費家裏還勉強撐得起。”聽了小女人的話,嬸嬸眼中也不禁被淚水罩上一層氤氳的霧氣:她用愛與寬容化解了世俗對仇恨的複製。而在那一刻,我似乎突然理解了為何飽經憂患的蒙娜麗紗會流露世人傾慕的微笑,而斷臂維納斯依然可以被奉為愛與美的女神……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生命就像她手中的花草在一次次歲月的琢飾中嵌紅綴綠,但對小女人來說,此去經年的她早已韶彩漸逝,菁華不再,可是那份對花的熱忱卻像年輪的意象越來越濃了,也許在這沽名釣譽爾虞我詐的凡塵俗世,能真正懂得用情去培植花草的人簡直鳳毛麟角,而她絕對是其中最珍貴的一位。是啊,這個社會不僅需要那些可以撐在外面的半邊天,也許更渴慕撐在家裏的半邊天,有了這些和她一樣平凡的“小女人”,社會才更加和諧,生命才是更加值得潑墨暈染的畫卷。她也許不是那些嫵媚妖嬈、風姿綽約的名花異卉但卻絕對是一株富有堅韌生命的“仙人掌”,平凡亦美麗,無聲亦動人,是她使我改變了曾經根深蒂固了的有關半邊天的概念。

諺語有雲:“靜水流深,人靜心深。”我曾經猜想過也許在她恬然淡定的外表下應該也時常心潮澎湃吧,如若不然,那些她用心呵護的花草怎麼會在那些陰霾彌散的歲月裏依然出落的那般嬌媚流香。這個世界需要她那樣寂寂無聞相夫教子的小女人,否則人類發展史不知要隱沒多少深情吟詠妻子與母親的唯曼詩篇,我想也只有小女人才稱的上是社會真正期待渴求的半邊天吧。

這位平凡且豐富的小女人就是我深愛的含辛茹苦培育我20個春華秋實的母親,一位只有那些“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般的花草精靈才能深刻領悟透她聖潔靈魂的普通女子——王玉娥。作為她的女兒,我總覺得對母親虧欠太多,甚至不及那些善解人意靈韻盎然的花草,因為無論何時,她們都能綻放出令母親感到舒怡與馨暖的微笑。我想,終究是那花比我更懂您吧……

彼此的斜陽曾經芬芳 愛已走遠 年末大掃除 不思議な虹 形のない試練 不要給時間留下遺憾 ワンコも登り坂は苦手? 手が辛いーー! たかが石なのに、、 陪你看最美的風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