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她的活動範圍沒有超出那個村子

她深深的眼潭裏仿佛什麼都有,又仿佛什麼都沒有,茫然的、空洞的。長長的頭發壹年四季都纏在黑色頭布裏。壹年四季的藍色棉布衣衫。

想起她倚在竈房那窄窄的門口,神情輕松,面含微笑。好像外面上演著壹場場大戲,而她是唯壹的觀眾。

我為你唱歌7月 孤芳自賞 眼看就要畢業了,還有很多事沒做 懷念長工 去皺紋馬上行都 The youth of the fairy tale 不知道說什麼好 乾燥的肌膚應該如何卸妝 冬天是蒼涼寒冷 教ni終結提前衰老的方法

想起她坐在正門口的石墩上,縫縫補補。

想起她彎腰傾背揮著砍刀對付那些仿佛永遠也對付不完的柴草或者豬飼料。

她會巴巴地等壹個熟悉的路人走過時親熱的招呼,然後說,勞慰妳幫我提桶吃水。好在,路人都會答應下來,好在,水井就在屋後。

她會揮著竹竿去打那些偷摘毛桃的小孩,因為她想把那些酸酸甜甜的東西留下來,給她寵愛的人。

我被罰跪時,她會給我塞壹個軟軟的草墊。

第壹次用上電燈,她象個孩子似的歡喜,壹會兒拉壹下那個燈繩,壹會兒再拉壹下,看它明明滅滅,開心得合不攏嘴。

她喜歡吃糖,紅糖、白糖、水果糖,都是她的最愛。她從沒有吃個滿足。哪裏有那麼多糖果來吃呢?

她的頭風老痛,總是偷偷地用白酒淋濕疼痛的地方。然後總是遭來她當家那人的怒罵。哪裏來那麼多白酒給她止痛呢?

她的活動範圍沒有超出那個村子。

她是至親的人,我以為自己會愛她壹輩子。

但我,僅僅為她梳洗過頭發。

僅僅在溫暖的陽光照耀下用火柴棍為她輕柔地掏過耳朵。

僅僅幫她把那些她精心飼養的母雞趕進過雞圈。

僅僅給她許過願:以後,我會給妳買很多很多的糖。

除了這些,想不起了,還用什麼方式去表示過對她的好。

後來變得總是跟她吵。

她把糖藏在高大的櫃底,然後墊腳彎腰費勁的去拿,結果常常那蓋子不是碰痛了頭就是壓壞了手。講很多次“沒人偷妳的糖,不必藏的。”她不聽,恨恨地扭臉不理,象是我說了欺騙的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