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說這就是心靈感應

春天來了,我要剛出嫩芽的柳枝,將近而立之年的爸爸踮起腳跳、順著樹爬,總之一定會弄來給我,雖然拿到手後我並不珍惜,看一眼也就扔了,但下次我若再要,爸爸還是會想方設法滿足我。

  
夏天去趕集,小小的我看見一切美食都想嘗。對我一向千依百順的爸爸哪兒懂拒絕,結果我吃到肚子疼,醫院裏住了好幾天,爸爸則被媽媽數落了好幾年。

  
秋天收穫忙,媽媽到田裏挖紅薯,爺爺在家裏抱著我抽煙,煙灰落在我的腦門上,我哭了。我的哭聲那麼小,隔壁鄰居都很難聽見,兩裏地外的媽媽卻聽到了,她火急火燎地跑回家,說這就是心靈感應。

  
冬天雪夜裏,媽媽抱著發燒的我不眠不休,好容易熬到天亮,媽媽餓著肚子就帶我上醫院,那時候沒有汽車,只能步行,雪後路滑難行,東北風又急又猛,媽媽不知摔倒了多少次……

  
弟弟出生後,我依然是爸媽的寶貝,但也不得不將爸媽的愛分一小半給他。

  
弟弟出生在正月裏,年都還沒有過完呢,爸爸準備了好多好多餃子餡,一大半都還沒來得及包成餃子呢。

  
那天,我跟著堂哥堂姐們去村東頭水坑邊玩,一身棉衣沾得滿是泥巴。回家後,我倚著門框往屋裏看。媽媽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眼睛疲乏地閉著,嬰兒的哭聲從被子裏傳來。我知道,我有個弟弟或妹妹啦。

  
外婆看見了我,趕緊幫我把濕乎乎、髒兮兮的棉衣換下,悄悄囑咐我,棉衣的事不能讓媽媽知道,免得她生氣。我問外婆:“媽媽為什麼總閉著眼睛?”外婆說:“媽媽累了,沒事兒。”許多年後我才知道,生完弟弟後,媽媽大出血,差點沒能救過來。我好害怕,早知道那天我險些失去媽媽,我一定不去水坑邊玩,不弄髒棉衣……

  
弟弟生下來的時候很瘦、很黑,臉上、身上都皺巴巴的,像個小老頭。一直長到四五歲,弟弟還是黑黑瘦瘦的。六歲左右時,他漸漸胖了點兒,皮膚也白淨了許多,可是這樣的情形持續了不到半年,弟弟就又恢復了黑黑瘦瘦的樣子。青春期之後,弟弟開始猛長個頭,也漸漸有了肌肉,但膚色卻一直有點兒偏黑。

  
弟弟生下來的時候,兩只眼睛都是單眼皮。後來,他的左眼皮長著長著就成了雙眼皮。又過了幾年,弟弟的右眼皮也變成了雙眼皮。我們都覺得好玩,原來連眼皮都會自己變漂亮呢。

  
還是個不會說話的嬰兒的時候,弟弟曾一度被懷疑是個小傻子。弟弟生病了,需要喝很苦很苦的中藥。喂小孩喝苦藥可不是件容易事,常常需要大人硬下心腸,不理會小孩聲嘶力竭的哭鬧,一邊捏著小孩的鼻子,一邊用湯匙別著小孩的嘴往下灌,總之很麻煩。可面對極苦的中藥湯,弟弟卻不哭不鬧,外婆喂他一口,他咕咚一聲就咽下去了,再喂一口,還是咕咚一聲就咽下去了……外婆訝異地說:“這孩子不知道苦,不會是個傻子吧?”於是大家都擔心起來,怕弟弟是個小傻子。可漸漸的,弟弟會說話了、會走路了、會跑會跳會唱歌了……原來他不是個小傻子,還很聰明伶俐呢。

  
弟弟吃奶的時候,我就在旁邊眼巴巴地看著,央求媽媽也讓我吃一點。媽媽有時候會同意,因為我畢竟才兩歲多一點兒;媽媽有時候也會拒絕,因為我畢竟已經兩歲多了。

  
媽媽同意的時候,我就笑嘻嘻地叼起另一個乳頭,津津有味地吮吸著媽媽的乳汁。媽媽說:“好了好了,不要再吃了,給弟弟留一點。”我

我們在網上無話不談
柳笛声春風の音
能夠放下的人,一笑而已。
他不是一個感情很細膩的人
He had been working on a

democracy-promotion programme

待家中安頓,立時歸來娶你。
外面世界的千變萬
which had saved lives around the world.
腹部脹氣疼痛最糟糕的情況就是癌變了


身旁一位滿頭白髮的男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